首页 > 热点

全国首例同性伴侣争抚养权案宣判

时间:2020-09-12 20:08:20来源:网络整理编辑:今日新鲜事

同性恋一直我国社会大部分人不能接受的人,甚至很多人把这同性恋这三个字都看为是禁词。近日,全国首例同性伴侣争抚养权案宣判,很多人才知道原来同性伴侣也是可以有孩子的,其实在国外同性恋抚养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我国传统文化根深蒂固,所以才让很多人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很低。厦门这一对同性伴侣争抚养权案再一次把同性伴侣推到了大家的视线中。接下来,就让今日新鲜事小编带大家去了解一下哦~全国首例同性伴侣争抚养

同性恋一直我国社会大部分人不能接受的人,甚至很多人把这同性恋这三个字都看为是禁词。近日,全国首例同性伴侣争抚养权案宣判,很多人才知道原来同性伴侣也是可以有孩子的,其实在国外同性恋抚养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我国传统文化根深蒂固,所以才让很多人对同性恋的接受度很低。厦门这一对同性伴侣争抚养权案再一次把同性伴侣推到了大家的视线中。接下来,就让今日新鲜事小编带大家去了解一下哦~

 

 

全国首例同性伴侣争抚养权案宣判

 

近日,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了全省首例同性伴侣抚养权纠纷案。

 

原告:“她只是代孕,我才是孩子的母亲”

 

原告小伊诉称:自己是个单身主义者,一直希望有个孩子,但因身体问题不便生育。2018年,她与小爱相识,对方了解她的情况后表示愿意帮助代孕。

 

2019年3月,小伊联系了某生殖服务机构后,两人多次到某医院进行前期检查、治疗,为接受试管助孕做准备。同年4月2日,小伊通过医学手段取卵,与购买的案外人的精子培育出胚胎;同月7日,该胚胎被移植到小爱体内,小爱怀孕。

 

2019年12月,小爱在厦门某医院产下一女婴。孩子生下后,小爱多次以孩子为筹码向其提出各种不合理要求。2020年2月,小爱将孩子抱走,并将孩子登记为其女儿,表示之后不再让小伊接触孩子。

 

小伊表示,自己希望生育孩子且有一定经济基础,遂提供卵子并承担购买精子等各项费用由小爱代孕,孩子与小爱并没有血缘关系,自己才是孩子的母亲。请求确认小伊与孩子之间存在亲子关系并判决孩子由其抚养。

 

被告:“我们是同性伴侣,孩子由我生育”

 

“我们是同性伴侣,不是代孕!”法庭上,小爱辩解道。小爱辩称,双方系同性伴侣关系,共同居住生活,生育小孩系双方经过协商后的共同决定,小伊称小爱为其代孕完全是捏造事实。

 

“当时在共同生活居住期,做出由我生育小孩是我们双方共同的决定。”小爱说,当时双方还说好小孩出生后户口跟随小爱,并由双方共同抚养成人。

 

对于抚养孩子的经济能力,小爱称其同样具有抚养孩子的经济能力。“而且孩子由我十月怀胎分娩孕育,我与孩子具有天然的亲子关系和浓厚的情感联系。”小爱坚持自己是孩子的母亲,而且孩子尚小,更需要小爱的哺育和陪伴,而小伊跟孩子并没有坚固的情感和血缘联系,既不是孩子的母亲亦不是孩子的父亲。

 

 

真相:双方系同性伴侣关系,无证据表明存在代孕协议

 

湖里区人民法院经审理确认小伊与小爱原系同性伴侣关系。双方恋爱期间,小爱于2019年12月在厦门某医院生育一女丫丫,丫丫出生医学证明上载明母亲为小爱,未记载父亲信息。根据小伊与小爱之间的微信聊天内容可以确定,丫丫的孕育方式系双方在恋爱期间经过协商并达成一致意见后决定,小伊亦无证据证明其与小爱存在代孕协议。

 

记者了解到,原被告双方均确认形成丫丫胚胎的卵子是小伊的,精子是购买的;丫丫系双方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将上述卵子和精子结合后由小爱孕育分娩。而且丫丫自出生至2020年2月26日由双方共同照顾,之后由小爱带离住处并与小爱共同生活至今。

 

2020年5月9日,小伊曾向湖里法院申请对其与丫丫之间是否存在亲子血缘关系进行鉴定,但是遭到小爱的拒绝。对此,小爱表示双方已对丫丫的出生方式进行了确认,其亦认可形成丫丫胚胎的卵子系小伊提供,没有进行鉴定的必要;孩子尚且年幼并与丫丫共同居住在外地,亦无法配合进行鉴定。

 

判决:无法证明其与孩子具有血缘关系,驳回原告诉求

 

最终,湖里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后认为,本案中,被告小伊并无证据证明其系丫丫的母亲,其要求丫丫由其抚养,既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亦不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故对其诉讼请求,法院均不予支持。最终,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小伊的诉讼请求。

 

本案主审法官表示,小伊与小爱作为同性伴侣,购买精子、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孕育生命的行为既非我国法律所允许,亦违反我国社会一般性的伦理要求和公序良俗原则。

 

虽双方均确认丫丫系以小伊的卵子与购买的精子培育成受精卵后,由小爱孕育分娩。但是法官认为,在无明确法律规定的情况下,不能仅以双方确认或仅因丫丫具有小伊的基因信息就认定其与小伊存在法律上的亲子关系。丫丫之出生医学证明载明其母亲为小爱,小伊诉求确认其与丫丫存在亲子关系,于理不合且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小伊主张在小爱不配合进行鉴定的情况下,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的规定推定其与丫丫存在亲子关系,但其与小爱的关系不属于《中国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所调整的范畴,不宜适用该司法解释的规定予以认定。

 

法官解释道,因为丫丫系由小爱孕育分娩,出生医学证明载明小爱系其母亲,出生后亦一直由小爱照顾,现未满周岁仍需母乳喂养,法庭判决由小爱抚养符合法律规定且有利于丫丫的健康成长。因原告不服判决提起上诉,目前该案尚在二审中。

 

相关资讯:国内首例同性伴侣子女抚养案引热议,生育的2个孩子该何去何从?

 

近日,浙江舟山一对同性伴侣因关系破裂争夺子女抚养权案件,引发人们关注和热议。

 

2016年,同为女性的两名伴侣迪迪(化名)和达达(化名)赴洛杉矶登记结婚。

 

2017年5月31日,达达在美国接受胚胎移植后,生育一儿子,儿子的出生证明记载达达为“母亲”。达达所孕胚胎的精子是捐献的。

 

2017年6月28日,迪迪在美国接受胚胎移植后,生育一女儿,女儿的出生证明记载迪迪为“母亲”。迪迪所孕胚胎的卵子,为其伴侣达达提供,精子是捐献的。

 

2017年7月,她们与一对子女回国居住生活。

 

2019年11月,双方因家庭琐事感情破裂,迪迪无法与儿女见面。迪迪认为,对方逐离长期共同生活的伴侣,并将儿女从她的身边夺走,“不但严重损害了她的亲子权利,还给她和子女造成了严重的伤害。”遂以此为由,她为争取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和抚养权,于2019年底将对方诉至法院。

 

因达达户籍地在浙江舟山,由定海法院受案。诉讼状显示,迪迪向舟山定海区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其为一对子女的监护人,并随原告一起生活”,此外,还请求“判令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人民币一万元,至子女年满十八周岁止。”

 

2020年4月1日,舟山市定海区人民法院向当事人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迪迪诉伴侣抚养纠纷一案,已正式立案。

 

迪迪告诉记者,自从与达达发生矛盾后,达达就把她拉黑了,现在没有方法联系到她,已经有一百多天没有见到小孩了。迪迪只希望两个孩子一人一个,分别抚养,并且互相有探视的权利,但是达达并没有接受这个方案。

 

首先在我国,对于同性婚姻的认定缺乏法律依据,在全国人大发布的《民法典》草案中也没有明确的条文对同性婚姻予以认定。但两个人在彼岸有发生效力的婚姻登记手续,这个矛盾该如何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二条 结婚手续,符合婚姻缔结地法律、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的,均为有效。

 

其次,有法律专家认为,迪迪和达达均不适用涉外民事法律关系,美国籍子女抚养权纠纷应首先解决法律适用性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二十五条 父母子女人身、财产关系,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一方当事人经常居所地法律或者国籍国法律中有利于保护弱者权益的法律。

 

而从目前的信息来看,迪迪对于女儿来讲没有贡献卵子,实际上是一个“代孕妈妈”,问题就聚焦为“代孕妈妈能否主张抚养权?”

 

 

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我国明确规定严格禁止代孕。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三条 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民法总则》第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但借助国外合法技术生育的孩子,其抚养权等问题仍缺乏法律相关规定。

 

迪迪认为女孩是自己所生,获得抚养权可能性大,但男孩与自己无血缘关系,争取探视权较难。不过4年前的上海龙凤胎代孕案判决结果,给了作为抚养母亲的迪迪一些希望。

 

首例代孕纠纷案李鹃和丈夫林西费尽周折迎来一对异卵双胞胎。然而,林西去世后,孩子的祖父母却将李鹃告上法庭,要求成为孩子的监护人。惊人的秘密随之浮出水面:双胞胎竟是李鹃夫妇花费80万元,通过购买卵子、代孕等非法手段获得的。一审法院判令双胞胎由祖父母监护。上海一中院对这起全国首例失怙代孕龙凤胎监护权纠纷终审宣判,判决对祖父母要求担任孩子监护人并进行抚养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

 

不可忽视的是,抚养权纠纷问题的司法裁判视角中,“对孩子成长有利原则”历来是一个共识,所以如果单考虑血缘关系,而将女儿也判给达达抚养,甚至不给迪迪探望权,那么对孩子的伤害肯定是不容忽视的。

 

如何看待国内首例同性伴侣子女抚养案

 

“同性恋和普通感情一样,他不高尚也不下等,有情比金坚也会有聚聚散散。”大家关注点,在于同性伴侣的婚姻合法化众所周知,法律是为了服务社会,是在出现问题后,需要逐步完善的,会顺应时代的需求大家得承认一点,通常情况下,《婚姻法》是为离婚关系中弱势一方,提供保护。虽然同性恋婚姻目前没有写入我国的婚姻法,但谁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虽然的确会有许多情理间难以界限的地带,但法律的存在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1不能因为怕麻烦怕修改会牵扯到太多其他条例,就躲避不去修改2并不是现在因为法律条例还不完整,就认为这是错的婚姻不是恋爱,更是一种契约关系,当我看见朋友圈有人领证结婚,我是真替他们开心,不管未来如何,最起码目前阶段,他们找到了一个愿意与其携手闯关打世界的人。

 

我知道在现有的社会环境下国内很难合法化同性恋合法也很难合法代孕也不可能(我不支持代孕)1社会舆论这是公众认知的问题,大部分人基于传统观念,同性相爱可能会和部分人的固化的价值观发生冲突,虽然现在接受度越来越高,但势必会引发社会问题2立法难度这几乎是全新的法律,它的出现会牵扯到我国整个法律体系,虽然它难,但为其布局立法是值得的,虽然不知道还需要等待多久,但期待,请相信,也请等待,只为了保护到每一个人的权益。

 

法律上,这些牵扯到后续衍生问题,财产、抚养、遗产、赡养……每一个都需要修补,现有法律在同性恋者婚后养育子女等问题上是一片空白,但现在这件事出现了,期待之后法律会越来越完善。 不同阶段,似乎这个社会对我们有着不同的设定期待,学生有学生的样子,成年人有成年人的样子,男孩子要有阳刚之气,女孩子要温柔美丽,男人顶天立地,女人就该稳定顾家,年纪到了就该结婚,时候久了就要孩子……

 

但事实上,现在,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可以限制住一个人对生活的选择,充满期待,会看见太阳。希望有一天不管我喜欢谁,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都不奇怪。“同性恋和普通感情一样,他不高尚也不下等,有情比金坚也会有聚聚散散。”

 

 

延伸阅读:同性伴侣怎么拥有孩子

 

很多同性恋人虽然无法共同走进婚姻的殿堂,但还是希望能通过一起抚养宝宝来组建幸福的家庭,比起领养来,更多的人肯定是想拥有亲生的宝宝,但是同性恋人无法孕育宝宝。

 

在我国,只有无法生育的夫妻才能够寻求第三方的帮助,但是也只能选择试管助孕或者借精,无法通过借卵和代孕来孕育宝宝,因此很多难孕育家庭也无法通过第三方辅助生殖来拥有宝宝。

 

同性恋人由于无法通过法律途径结婚,所以也无法通过试管婴儿或者第三方辅助生殖来拥有属于自己的宝宝,因此只能选择领养或者海外试管。

 

俄罗斯和美国都是试管婴儿技术非常先进的国家,而且不需要结婚证就能够借精、借卵和代孕,所以同性恋人如果想要孕育自己的宝宝,可以优先选择这两个国家。

 

优质的卵子、健康的精子和良好的子宫是孕育宝宝的前提,而同性恋人无法同时具备这三个条件,所以需要第三方辅助生殖。

 

女同性恋者自身拥有卵子和子宫,所以只需要借精即可孕育自己的宝宝,而男同性恋者自身只拥有精子,所以需要借卵和代孕来孕育自己的宝宝。

 

如果女同性恋者自身条件允许,可以两个女性同时孕育宝宝,或者一个女性先孕育宝宝,等宝宝平安降生后,另一个女性再孕育第二个宝宝,也可以由一个女性提供卵子,另一个女性孕育宝宝,两人共同参与孕育宝宝的过程。

 

男同性恋者想要孕育自己的宝宝就比较简单了,只需要提供自己的精子,然后挑选合适的捐卵者和代孕女性,就可以慢慢等待宝宝的降生了。

 

由于女同性恋者只需要借精,所需的费用自然是要比男同性恋者低很多,所以男同性恋者如果想要海外试管,需要准备充足的资金。

 

女同性恋者在海外做试管大概需要停留30天左右,因为需要促排和移植,所以花费时间较长,男同性恋者只需要停留三四天,签订合同后完成取精就可以返回国内,等到宝宝降生之后就可以再次出国将宝宝抱回家。

 

由于海外试管需要准备的材料比较多,而且代孕的宝宝回国后还需要办理很多的手续,所以会比较繁琐,不过,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可以找一家中介机构全权代理。

 

总而言之,方法总比困难多,只要自身条件允许,而且资金充足,即便是同性恋人也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宝宝,组建美满的家庭。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即可了解更多相关最新消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展开更多 +收起更多 -

标签:
近期热点

蛋炒饭一共有四大门派,你做蛋炒饭是第几派? 2020-04-01

今日新鲜事解密张国荣死亡之谜:张国荣为什么自杀? 2020-04-08

全民抗疫,中国科技企业亮出的十大黑科技 2020-03-03

骑手送外卖获奖1500多万又被撤销!饿了么如此回应 2020-07-28

网红琼姐的资料,是流浪街头的轻度障碍人士,被公司包装成网红 2020-04-05

魏晨评论俞灏明意外翻车,留言配3个坏笑表情,送房子这事躲不过 2020-05-21

热门文章
首页|电脑版